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琵琶行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193|回复: 2

丫律师办案手记之 法官要钱,对方要手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6-12-14 11:20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昨晚上网到凌晨2点多,本想今天早上好好睡一个懒觉,没想到7点多就被电话吵醒。管他是谁,不接,电话响了很长一段时间,终于断了。我长舒一口气,继续我的美梦。但是,停了不到1分钟,电话又不依不饶地响了起来。我长叹一声,知道我的美梦泡汤了,于是爬起来接电话。
一个男子听到我接电话以后,把手机交给了另外一个人。那个人问:是丫律师吗?我马上听出来是下面县里一个农村法庭的庭长,我立即向他问候。庭长很有情绪地问:你现在是不是看见我的电话就不接啊?我这时才意识到,原来第一个电话是这个庭长打来的。我于是解释,我正在睡觉呢。看来庭长并不相信我的解释,也没有继续追问,接着问道:丫律师啊,我现在要去九江,那个罚款你能不能今天交给我?
孩子没娘,说来话长。这是我去年的一个离婚的破案子。案情其实非常简单,男女双方在外面打工认识以后,男方把女方带回九江老家结婚。当时双方都没有到法定婚龄,于是男方在村里开了一个假证明,把年纪改大了,然后办理了结婚登记。婚后生有一个男孩,男方经常殴打女方,女方不堪忍受,于是不告而别离家出走,至今已经有三年多。女方这些年重新谈了一个朋友,打算结婚,但是怕见到男方以后会被男方再次殴打,于是找律师起诉离婚。我们取得了分居满三年的证据以后,就到男方户籍所在的法院立案,由于男方下落不明,法院在公告期满以后开庭缺席审理,判决离婚。
但是,庭长在开庭的时候把我叫到一边,预先告知我判决结果以后,对我提出,由于女方在结婚的时候未满法定婚龄,所以法庭要对女方罚款1000元。我莫名其妙,说好像没有这个规定吧?庭长说,我们这里都是这样处理的。庭长暗示我,如果不要收据的话,罚款可以适当减少一点。由于当时正在审理案件,为了避免麻烦,我也就未置可否,只表示会向女方转告法院的意见。
本来在开庭之前,女方通过我表达了请法官晚上一起吃饭的想法,法官已经接受了。当庭审结束以后,我向当事人转述了庭长的意见以后,女方觉得很气愤,说自己本来就经济上十分困难,完全是靠在快餐店里面给人家打工,每个月400多元收入维持生活,这次来九江办理离婚,已经动用了自己几年的积蓄,实在没有多余的能力来支付这个罚款。而且,结婚登记造假也是男方的所为,不可能要她来接受罚款,我表示理解。女方一气之下,决定不请法官吃饭了,要当天就赶回江苏。我给法官打了几个电话告知饭局取消,但是法官没有接电话---后来才知道当时法官在开庭。于是我只有返回九江。晚上接到法官电话,说是他都叫上了院长一起吃晚饭,结果买单的不见了,什么意思啊?我心中觉得好笑,解释说,由于当事人要立即赶回家中,我已经打电话向你说明,但是你们一直没有接电话。法官气鼓鼓地放下电话。
后来,法官又就罚款之事几次跟我来电话,表示,如果罚款不到的话就不下判决,或者判决不准离婚。我把法官的话转告了女方,女方问我下了判决是不是就意味着离婚了?我说,如果在上诉期男方未提出上诉的话,判决就生效了。女方为了早日离婚,还是想办法凑钱把罚款寄给了我,让我转交给法官。
这个事情我在所里和同事讨论的时候,大家都觉得没道理,怂恿我去告那个法官。告法官,我是没那个量的,反正我已经把事情的利弊得失全部对当事人进行了分析,当事人如果愿意交这笔罚款的话,我还能怎样呢?
判决下来以后,由于男方下落不明,法院还要公告送达。我留了一个心眼,迟迟没给法官送罚款去。后来终于听说,男方原来由于打架在外地坐牢,就要回来了,他委托亲戚向法院表示,出来以后要上诉。我把这个消息转达给远在外地的女方当事人。女方问我上诉会怎样?我说,上诉就意味着一审判决还没有生效,意味着还要打一场官司。女方一听就问,罚款还要不要交?我说,你自己拿主意吧,二审也还是要有花费的。女方说,那罚款就放你那里,我不交了。
接到当事人的指示,于是我向庭长表示,这个钱由于当事人不同意交罚款,在当事人没有授权的情况下,我不能交。法官说,不是说好了吗?你把钱交给我就是了。我对法官说,我把这个钱交出去当然没什么问题,但是当事人万一向我的主管部门投诉我,说我没有经过她同意就处理了她的钱,那我岂不是自找麻烦?我不过是帮她保管这个钱,除非当事人同意。法官说,那你给当事人打电话,告诉她是我要你交的。我拨打当事人的手机,结果已经停机了。于是我告诉法官,当事人手机停机,法官不信,要我把号码给他。我想就算他拨打了这个号码,也未必相信这是真实的当事人的号码---我真冤。
现在,我跟当事人已经失去了联系。除了信件地址,我没有任何其他的联系方式。除非她主动打我的电话,否则是没办法联系了。
法官说,你的意思是不交罚款了?我说,庭长啊,不是我的意思,我要看当事人的意思啊。法官说,那好。挂断了电话。
不到一下子,我的电话又响了。是开始打我电话的那个男人。他问:你是丫律师吗?我说是。他说,我就是刚刚打你电话的那个人。我说知道。他说我是某某某(男方当事人)。我说你好。他说我刚刚从牢里出来,我说哦。他说:这个判决我不服,你看怎么办?我说,现在还是上诉期,你不服可以上诉。他说,我现在要告的不是某某(女方),而是你。我哈哈大笑,说,你告我什么?他说,我告你隐瞒事实。我说,我什么地方隐瞒了事实啊?他说,我当时在坐牢,你却说我下落不明,我没有打女方,你说我打了她,所以我要告你。我说,我只是根据当事人向我提供的情况来进行代理。他说,我就是要告你。我说,好好好,你去告。男方说,你告诉我你住在哪里,我去找你。我说,你找我干嘛啊?男方说,我要带你一只手回来。我没听清,于是问,你说什么?男方说,我告诉你,我刚刚从牢里出来,我要去九江带你一只手回来。我不由得哈哈大笑,说道,我也告诉你,我是监狱警察出身,你这样的烂仔,我不知道修理过多少,来拿我的手去吧!电话那边还在喋喋不休地问我的住址,我懒得跟他废话,掐断电话。
真觉得好气,对方竟然对我施展威胁了。说实在话,我一点都不担心。对方所在的那个县城,我有一个玩得相当好的同学在做刑侦大队长,还有师弟在做水上公安分局的局长,公安里面的同学校友有10几个,就怕他不动我,只要碰上我了就铁定让他重新回监狱,到了监狱里面,更是我们警校同学扎堆的地方,要修理他简直就像处理砧板上的一砣肉。上次开庭的时候,女方也是怕男方会打她,要我想办法保护她的安全,结果我三个警校同学应我要求陪同前往法庭。男方缺席,让这几个同学白蹭了我一顿中饭!
在本地做案子,由于我的特殊经历,我觉得自己的人身安全是没有任何大问题的。但是到了外地,或者说,我没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面的话,确实是一件比较令人担忧的事情。别说是惹到了黑社会的大案要案,就连这样小小的离婚案件,都有烂仔向律师发出攻击的威胁,律师的人身安全确实是很大的一个问题。这样的事情,报刊上已经是屡见不鲜了。律师被人打伤打残的,我已经见过很多报道。
而借机罚款的法官庭长,则比烂仔更令人痛恨。所谓“苛政猛于虎”,换句话来表达,也就是,贪官比烂仔更无耻!        
04.5.29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6-12-14 14:02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狗官////////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6-12-14 18:49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能不能来个精简版,现在心不静,看不了那么长的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琵琶行论坛 ( 赣ICP备12000882号  

GMT+8, 2017-11-21 12:25 , Processed in 0.046698 second(s), 8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